联系我们

  • 石家庄市冀荣药业有限公司
  • 联系人:赵总
  • 手 机:13373113456
  • 电 话:0311-88083888/0222
  • 地 址:河北省石家庄循环化工园区化工北路8号
  • 邮 编:052160
位置:主页>新闻资讯>新闻资讯

2018年度回顾:影响制药行业十大事件

2019-03-12 09:29:00

回顾2018年,我们不禁好奇,在这个制药行业暗流涌动的年份里,有哪些事件真正影响了行业格局和整个产业链?Takeda豪掷6,200亿美元对Shire的收购,Cambrex以4.25亿美元收购Halo Pharmaceuticals,FDA批准的新药数量创下新高,美国仿制药市场的重组和定价压力,脱欧后世界供应链重构等回想起来都历历在目,知名行业资讯网站DCAT Value Chain Insights挑选出2018年10大最具影响力事件,小编在此将其编译整理,与各位同行一起回顾。 

 

10.葛兰素史克(Glaxo Smith Kline)斥资130亿美元收购其与诺华(Novartis)合资的消费者医疗保健企业。

 

       2018年6月, GSK同意以13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Novartis在该公司的消费者医疗保健合资企业中的36.5%股权,从而获得全部所有权。作为公司投资组合改革的一部分,诺华与GSK达成三部分交易,包括将非处方业务与GSK消费者医疗保健业务整合,并在2015年成立合资公司。诺华还从GSK收购了某些肿瘤产品和化合物产品线,并将其非流感疫苗业务出售给GSK。协议约定,在2018年3月到2035年3月间,GSK可以选择收购诺华的股份。今年4月,CSK表示无论是规模还是可能的时机,这种看跌期权都会给公司资本规划带来内在的不确定性,并决定收购诺华股权以消除这种不确定性,从而更高效的运作公司资本。

 

9.Celgene收购Juno Therapeutics和Impact Biomedicines。 

 

       Celgene在2018年进行了两次重大收购:90亿美元收购Juno Therapeutics,以及70亿美元收购Impact Biomedicines。3月,Celgene完成了对Juno Therapeutics这家致力于开发癌症治疗细胞免疫疗法生物制药公司的收购,以补强其细胞和基因疗法研发能力。此次收购不仅为Celgene带来了全新的科技平台和规模化生产力,还为其带来了lisocabtagene maraleucel,这一临床研究阶段的CD19定向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疗法(CAR-T),用于复发和/或难治性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

 

       另一项大型收购对象Impact Biomedicines则是一家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的生物制药公司,交易总额为70亿美元,其中包括11亿美元的预付款和高达59亿美元的监管和销售里程金。Impact Biomedicines专注于开发治疗骨髓增生性肿瘤和其他癌症的药物。其后期研发管线以口服小分子Janus激酶(JAK)抑制剂(特别是JAK2激酶抑制剂)fedratinib为中心,最初用于治疗骨髓纤维化(一种破坏血细胞正常生成的血癌),和真性红细胞增多症(一种生长缓慢的血癌)。在获得赛诺菲对fedratinib全球开发和商业化的全部权利后,Impact Biomedicines 于2016年正式成立。

 

8.英国脱欧,欧洲制药行业动荡。

 

        与其他行业一样,制药行业也密切关注着英国脱欧的协商进展。经过数月的谈判后,英国和欧盟终于在11月就脱欧协议达成共识,协议包括一份585页的具有法律效力的退出共识,规定了英国与欧盟的分离条款,以及一份26页不具法律效力的关于未来关系声明,勾勒二者在贸易,国防和安全等一系列领域希望达成的长期关系。协议的生效需要得到英国议会的批准,原定于本月(2018年12月)进行投票。如果英国议会通过了此协议,欧洲议会将在2019年3月29日英国脱欧正式生效之前投票。目前,欧洲理事会已经同意了英国退出欧盟的协议,并通过了确定英国与欧盟未来关系的框架“政治宣言”。

 

       谈判过程中,制药行业领导者积极呼吁,希望在后脱欧时代,药品监管,生产和供应相关的政策能有条不紊地实施。7月(2018年),英国医药工业协会(ABPI)的首席执行官代表英国创新者和药物研发公司与其他七个英国和欧洲制药及生命科学行业机构的领导者一起,撰写了一封致英国和欧盟脱欧谈判团队的联名信,强调了在英国脱欧之后确保英国和欧盟在医药领域持续合作的重要性。

 

       脱欧协议签署后,ABPI着重强调了脱欧后药品供应的重要性。ABPI首席执行官Mike Thompson在 2018年11月25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协议条款意味着,即便英国3月离开了欧盟,药品也将继续送达需要的患者手中。并且,MHRA(英国药品监管机构)和EMA(欧洲药品管理局)存在广泛合作的基础。我们敦促政治家们迅速采取行动,明确双方在监管和科研方面的紧密合作,这也将最大限度地提高欧洲在全球的竞争能力。如果不这样,美国和中国将继续吸引生命科学领域新兴资本的青睐。为了患者和欧洲生命科学,我们致力于与我们的成员,政府以及欧盟委员会密切合作,树立正确关系。”

 

7.Cambrex 分别以4.25和2.52亿美元收购Halo Pharmaceuticals和 Avista Pharma Solutions。

 

       尽管属于合同服务供应机构,Cambrex一直以来都积极发展其小分子原料药和中间体开发及制造核心业务以外的能力,包括药品的制剂开发和生产服务,以成为终端服务供应商。9月(2018年),它以约4.25亿美元的价格完成了对合同定制研发生产组织(CDMO)Halo Pharma的收购。Halo的加入使Cambrex在现有的全球API制造网络上增添了剂型研发和成品生产的能力。

 

       11月(2018年),Cambrex宣布将以2.5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另一家CDMO公司Avista Pharma Solutions。Avista提供一系列服务,从API和药物研发,再到cGMP生产到独立工艺分析,以及微生物检测和设备科技。收购Avista将帮助Cambrex成为覆盖药物生命周期的一站式的小分子CDMO企业。

 

6.欧盟药物活性成分专利规则有望改革。

 

        创新者和仿制药公司正就欧盟委员会(EC)关于欧盟(EU)补充保护证明(SPC)出口生产豁免提案进行激烈讨论。SPC将欧盟专利药品的保护期限延长五年,以弥补药品获批过程所损失的时间。在此期间,欧洲仿制药和生物仿制药生产商不得在欧盟生产对应药品。2018年,欧盟委员会提出了SPC出口生产豁免提议。

 

       某些观点认为,1992年颁布的SPC法规产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影响,它使欧洲仿制药,生物仿制药和药物活性成分(APIs)制造业相对于没有类似专利/ SPC保护条例的非欧盟国家同行处于竞争劣势。在SPC保护期间,欧盟的仿制药或生物仿制药生产商禁止在欧盟销售对应药品的仿制药或生物仿制药,禁止将药物出口到SPC不适用的国家,也禁止在SPC到期前提前生产和储备此类药品。批评者表示,欧洲生产商目前需要将欧洲以外的生产外包给没有SPC的供应国,或者SPC早于欧洲到期的国家,以便SPC在欧洲到期时能立即参入竞争。

 

       作为其构建一体化市场战略的一部分,EC在5月提出了一项法规,以解决SPC的几个关键问题。首先,EC希望解决出口市场的损失,包括新的商业机会,以及EU仿制药和生物仿制药生产商在SPC到期后无法及时(首日)进入EU成员国。其次,EC还希望解决所谓的EU成员国SPC制度“分散实施”以及Bolar例外条款。Bolar例外条款允许生产商在原研药SPC仍然有效时,对仿制药进行早期预备开发以获得上市前监管批准,从而加快了仿制药进入市场的速度。

 

       EU的提案要求在SPC期限内以例外的形式进行生产豁免,或者说是限制SPC保护范围。它将允许成员国仿制药和生物仿制药开发生产商在SPC期间生产专用于出口到专利或SPC保护已过期或没有SPC的非欧盟市场的药品。

 

5.美国制药行业增长放缓。

 

       IQVIA人类数据科学研究所分析显示,由于更大的仿制药使用量,更多的生产商折扣和优惠,美国药品总支出在2017年仅增加0.6%,净值为3240亿美元。

 

        尽管上市新药数量大幅增加,由于专利药品价格涨幅降低,仿制药价格下跌以及新产品增长减少,2017年支出增长仍然放缓。据IQVIA分析,在按发票值计算的总支出增长率放缓至1.4%同时,扣除发票折扣和回退款后2017年净支出仅增加0.6%。总的来看,2017年总支出值为4530亿美元,由于品牌药各种形式的折扣让利抵消了约28%,净支出仅为3244亿美元。校正让利、人口和经济增长等因素后,2017年实际人均药物净支出下降了2.2%,过去十年的复合年增长率(CAGR)仅为1.0%。零售处方药2017年的净支出为2120亿美元,较2016年下降2.1%。

 

        此外,分析还预测至2022年,美国药品总支出在扣除发票折扣和退还款后增长2%~5%,零售和邮购处方药增长率为1%~4%,净值为3800~4100亿美元。但是,这种主要由大量新药(其中许多将是特种药和孤儿药)驱动的增长,将被药品独家专营所造成的损失抵消。

 

4.美国仿制药市场逐渐疲软。

 

        作为一贯的成本竞争领域,仿制药市场,特别是美国市场,正在给仿制药公司带来利润和价格压力。受累于美国市场的表现,包括Novartis的Sandoz,Teva,Mylan,Perrigo和Mylan在内的众多公司2018年仿制药业务收入都出现了下滑,并为此做出了相应的战略调整。

 

      9月(2018年),Novartis同意以10亿美元的价格将旗下Sandoz美国权益产品组合的部分产品,特别是Sandoz在美的皮肤病业务和口服固体仿制药产品组合出售给Aurobindo Pharma USA,其中包括9亿美元的现金加上1亿美元的收入盈利能力支付计划预付金。Novartis表示,此次交易是支持Sandoz专注于复杂仿制药,增值药和生物仿制药的战略调整,以实现美国市场收入的长期可持续增长。该交易预计将在满足惯例成交条件后于2019年完成。

 

        8月(2018年),Mylan成立了一个战略审查委员会,以评估其北美业务第二季度表现不佳后的业务替代方案。Mylan表示,公司的形象在过去几年中已发生变化,并将其业务核心从美国转移到国际。同一月,Perrigo宣布计划在战略投资组合审查结束后分拆公司的处方药业务(Rx,主要由仿制药构成),并表示会考虑所有能提升业务价值的选择,包括股东间可能的税收分离,出售或合并。Rx业务约占公司2017年净销售额20%,但表现持续疲软,其分拆有利于公司重点关注消费者健康或OTC产品。Perrigo的处方药业务主要为在美国研发,生产及销售一系列仿制药。

 

       美国仿制药的价格下降和产品竞争加剧是Teva在2017年12月宣布为期两年重组计划的关键因素,该计划于2018年开始实施,其中包括全球范围内裁员25%(约14,000个岗位),关闭或出售部分研发机构或部门,以将公司每年的运营成本减少30亿美金。而早在2017年11月,公司就宣布成立一个全新构架的管理团队,并任命了一位新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_K?reSchultz,2017年11月1日正式接任。更早的时候,Teva在2017年8月宣布了一项重组计划,其中包括关闭或出售15家工厂。

 

3.拜耳(Bayer)630亿美元巨资完成收购孟山都公司。

 

       2018年6月,拜耳以630亿美元完成了对农药和种子公司孟山都的收购。尽管不是典型的药企并购,考虑到交易规模及其对拜耳制药业务的潜在影响,我们仍把它选进了今年的十大。此次交易耗时两年,不仅是拜耳史上最大的一笔交易,也是拜耳巩固其成为一家专注于制药,作物保护和消费者健康的纯粹生命科学公司战略目标重大举措。它不仅代表了拜耳在作物保护业务,而不是收入最大来源的制药业务的巨额投资,也是对新任董事会主席Werner Baumann引领公司聚焦生命科学战略的重要考验。

 

       除去收购通过所必须剥离的部分自身业务,拜耳的健康和农业业务的总销售额预计将高达约450亿欧元(530亿美元),其中农作物科学业务约为200亿欧元(230亿美元)。合并之后,拜耳的农作物科学业务将超过其占2017年公司总销售额约50%的制药业务,成为第一。2017年,拜耳的总销售额为350.15亿欧元(411.18亿美元),其中药品为168.47亿欧元(198.42亿美元),占销48%;作物科学业务为95.77亿欧元(112.5亿美元);消费者保健业务为58.62亿欧元(68.87亿美元);动物保健业务为15.71亿欧元(18.48亿美元)。

 

       11月(2018年),拜耳宣布全球范围内开启一轮大裁员,目标是到2021年底,公司职工人数削减约10%,即裁掉近12,000名员工。其中约有一半来自公司职能部门,如支持部门和商业服务部门,另有三分之一来自于其作物保护业务,以及10%来自于制药业务。拜耳表示,公司效率的提升和部门结构的优化将进一步提高竞争力,并与收购的协同效应一起在2022年为公司增加26亿欧元(29亿美元)的收入。此次重组还涉及剥离其动物保健业务,并出售多个消费者健康产品。

 

2.武田(Takeda)豪掷6,20亿美元收购Shire。

 

        为今年制药行业最受关注的大型并购之一,Takeda 3月底首次披露了收购Shire的提案,但被Shire拒绝。几经修订后,两家公司的董事会最终同意了此次收购,并在5月达成协议。目前,交易已获得美国和欧洲监管机构(前提是按欧盟委员会要求剥离一些产品)以及Takeda和Shire双方股东的批准,但还需Jersey(Jersey是Shire的注册地,为英国皇家属地)法院听证会批准,预计将于2019年1月3日举行。如果一切顺利,收购将于2019年1月8日正式完成。

 

       通过收购Shire,Takeda获得了众多罕见病和血液疗法方面的专家,并补强其在胃肠病学和神经科学方面的地位,同时保证2017通过收购AriadPharmaceuticals增强的肿瘤领域依然是公司的关键研发方向。并且,武田的海外市场地位由此得到了进一步提升,公司也越来越国际化。2017年,Shire 152亿美元的收入里有64%来自美国,Takeda的收入中则有34%来自日本,34%来自美国,17%来自欧洲和加拿大,16%来自新兴市场。Shire / Takeda合并后,预计48%的收入来自美国,33%来自国际市场,19%来自日本。

 

       收购发生在Shire 320亿美元收购Baxalta的两年后,后者是一家从Baxter Healthcare剥离出来的生物制药公司。2017年,Shire的总收入为152亿美元,其中包括144亿美元的药品销售额(Shire产品为74亿美元,Baxalta产品为70亿美元)。Immunology是Shire最大的治疗领域,2017年收入为43.7亿美元,也是其销售额超10亿美元并拥有特许经营权产品的五个领域之一,另外还有血液学(37.66亿美元),神经科学(26.64亿美元),内科(16.7亿美元)和遗传病(14.38亿美元)。

 

1.FDA批准通过59个新分子实体(NME),创历史新高

 

       今年,FDA药物评估研究中心(CDER)批准了59个NME,创下历史新高,打破了1996年的53个NME认证,并远超去年(2017年)的46个。过去几年,FDA批准的NME数量持续(2016年除外)上升,2014年为41个,2015年为45个,2017年为46个,而今年更是破纪录的59个(2016年仅批准了22个)。数字本身虽然并不能说明获批NME的构成特点,但数量的增长则展示了行业的发展趋势。